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0

意乱情迷 aivsdas4

时光太瘦i 6 天前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精品专区

    收藏

    付小离出了银行大门,将存折小心翼翼塞进包内,用手按了按,心情很好地甩甩头发,一眼看见了陈午杰。   

      陈午杰从银行隔壁的早餐店出来,一手扶着眼镜框,一手拿餐巾纸擦嘴,他也看见了付小离,两人都“哎”了一声。   

      付小离的叫声有点夸张:“跑这么远来吃饭?”   

      陈午杰用嘴笑了笑,牙齿都不露出来,镜片后的眼睛也没笑,说:“来这儿办事”,他侧过身指着路边的税务大厅。   

      付小离又看到了陈午杰的这种笑。跟过去的感觉一模一样,对这笑厌恶[url=http://www.sz-qlw.c辽宁最好白癜风医院咨询om]江西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是哪家[/url]得说不出身体哪里直痒痒。今天原本很高兴,她把领的工资一部分存入银行,一部分准备去买衣服,结果被这个扫帚星破坏了。付小离顿了顿没话找话:“来这么远吃饭呐。”陈午杰就又指了指税务大厅,嘴里不知咕哝些什么。付小离忙说:“那你快办事吧,我先走了”。两人不甘落后地道“再见”,付小离抬头挺胸,皮鞋“得得得”响着从陈午杰面前走过去,陈午杰也朝了相反的方向急急去了。   

      几年前付小离和陈午杰曾经关系密切,密切到上了一回床。   

      作为男人,陈午杰有些过于俊秀了。他近四十岁了没有一点发胖的迹象,皮肤不长痘不起斑,白净得令女人羡慕,一架金丝框眼镜让他儒雅斯文,说话慢吞吞地。   

      付小离和陈午杰不是一个单位的,两人的单位在一个大院里办公,上下班或打开水时经常见面,点点头就过去了。陈午杰在他们那个可有可无的部门担任一个业务科室的科长,付小离从学校毕业后就在这里工作,机关里很难见到几个令女人心动的男人,天性活泼的付小离不由自主对儒雅的陈午杰产生了好感,两人逐渐由点头开始答腔并开始闲聊几句。   

      新年大院里举办联欢会,两人借着认识跳了一曲。付小离叽叽喳喳说着笑着,显得很大方,跳舞时她总觉得不知是肩膀还是腿很不协调,付小离觉得累,但为了陈午杰的俊秀她坚持着。过了会儿陈午杰和别人北京治疗湿疹的研究中心在哪
    跳舞时付小离发现了问题,是陈午杰的臀部有问题。需要跨大步的时候他的臀部总是摆一下,肩膀也被带动得起伏一下,这么一来陈午杰的两条腿好象不一样长似的,付小离闭了闭眼睛,承认陈午杰的舞姿对他俊秀的形象有不小的影响。男人跳舞时或者乱扭身体,或者僵着,这两种姿势的男人,情商不是过高就是过低,跟这两种男人交往,女人不是很累就是很乏味。   

      付小离第二天闲着无聊时突发奇想地给陈午杰寄了张贺年卡。想着陈午杰的沉默和忧郁,付小离调皮地在贺卡上写道:祝新的一年里如我一样没心没肺!!付小离没有把贺卡亲手交给陈午杰,而是投进了邮筒,想着陈午杰的惊奇她很开心。两天中付小离见了陈午杰一次,看他没有反应付小离就没说什么。第三天,陈午杰的电话来了,谢谢她,而且请她吃饭。付小离有些失望,她以为也会收到对方的贺卡,哪怕是只言片字,另外,陈午杰电话中语气沉闷,没有热情,既然这样还请吃什么饭呢?付小离犹犹豫豫,最终百无聊赖的她还是很鲜活地去了。   

      在一家格调高雅的茶坊里,陈午杰老练地点了【直播预告】白癜风名医直播间 周二19:00李从悠主任为您讲解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各样小吃,小吃们秀气地摆了一桌子,付小离一点一点品尝着,看陈午杰不大吱声便不时没话找话。陈午杰也尝着,漫不经心,好象临来时刚饱餐了一顿似的。两人吃完饭陈午杰又请付小离去唱歌,付小离有些犹豫,为了陈午杰的舞姿也为了某种神秘感觉。碍于面子付小离还是去了。有那么一种人为了面子常干违心的事,事后又躲在暗处叫苦不迭,但下次遇到类似的事仍旧苦撑着面子干。付小离就是这种人。   

      进了歌厅转过拐角,一排长沙发上坐满了年轻而又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们,付小离觉得她们的装扮很奇怪,好奇地看。陈午杰低声说:“都是小姐”。付小离吓了一跳,有点不敢看了,下意识地抬抬头挺挺胸睁大了几下眼睛,很多余地显示着自己的纯情和无辜。   

      进了昏暗的包厢,付小离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异性单独圈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开始紧张起来。为了掩饰自己,她装模作样四处摸着看着,付小离观察到包厢里除了一排长沙发一张茶几外,还有一扇门,她好奇地推开门,里面几平米的地方仅仅摆着一张沙发,没有任何物品,“这不是卫生间啊?干什么用的?”陈午杰也过来看了看,模棱两可地说,“跳舞用的吧”。昏暗中付小离看不清陈午杰的目光,两人点了零食在茶几上摆开,大部分时间是付小离在说话,陈午杰只负责回答,可能是因为陈午杰大了付小离近十岁的缘故,付小离说话很调皮,也不拘束,如果她的话能让沉闷的陈午杰发笑,她就觉得很高兴。说了会儿,两人开始点歌,陈午杰拒绝唱,付小离以为他是深藏不露,强迫他跟自己合了两曲,调子跑得令付小离难过,她不再勉强陈午杰,独自唱起来。付小离歌声动听,尤其是打开了嗓音以后,堪称优美。但付小银屑病的几种特殊情况
    离注意到陈午杰反映平平,唱了一气儿劲儿也小了下去。两人又放出原声站起来跳舞,陈午杰已经彻底不说话了,手偶尔从付小离腰间抽出来扶扶眼镜,捋捋头发,为了活跃气氛,付小离还让陈午杰带她到那个小屋里跳了一曲,可惜实在转不开身,俩人只好又出来。对于付小离的各种要求,陈午杰都不发表意见,用沉默表示同意。俩人继续跳舞,不时听到从别的包厢传来的吼声,各种腔调有一句没一句的参杂在一起,真有点鬼哭狼嚎的味道。付小离忍不住踮起脚从门上方的玻璃框向外张望,陈午杰说:“你够不着我帮你吧”,并从背后将付小离抱起向上举。这个突发事件让两人的身体很紧凑地贴在一起,一下子结束了两人之间的生涩别扭,下来时直接滚到了沙发上。   

      陈午杰镜片后的眼睛紧张地注视付小离的动静,同时抬眼瞟着门上方的玻璃小框,那表情令付小离想起小偷将手伸进别人衣袋后的模样。付小离从倦怠中被激醒,但陈午杰的表情使她不舒服,她推开陈午杰坐起来,拉拉衣服整整头发,陈午杰便也若无其事地坐了哪家治疗白癜风会好一点
    起来。   

      付小离那时已经结婚五年了,孩子两岁多,放在奶奶家。付小离的丈夫比她小半岁,玩兴很浓,几乎天天在外面吃饭,还干些什么付小离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半夜半夜地回来,有时夜不归宿。付小离和他吵闹,吵着吵着就动起手来,付小离妄想用双手扳住丈夫的肩膀,再把他摔倒,结果反被丈夫捏住了手腕,疼得火烧火燎。这疼痛激起付小离勇猛的斗志,她抬脚乱踢,丈夫将她身体推得远远的还是不松她的手腕,她的腿快要凌空了也没踢上,付晓离四肢使不上劲,就动用了嘴,她用嘴去咬丈夫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