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2

忆兄忆弟

jtmbc 6 天前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精品专区

    收藏


       
       
        忆兄忆弟
       
        杨松
       
       
          
        我的梦中曾有一个梦,在辽阔的草原上一个人奔跑。跑了一年,两年,许多年都不觉得累。我没有明确的目标,却有清晰的方向。我相信终有一个目的地,一个充满欢乐与幸福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我最在乎的人。
        我从不知道平静的草原也会出现时光的逆转。我的左方出现了另一片天空。天空中有一朵白云。白得让人感到无比的舒服。白云下有一个男子静静地站着,在等待。他的模样模糊,但可以感觉到他内心的透亮与平静。这一道风景吸引了我,于是我朝他奔跑过去。
        终于。我累了。我接近了他。我看清了他的面孔……
        我叫忆兄。我的名字很奇怪。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大人们说我的名字很奇怪,也许我有一个哥哥。父母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为了时刻提醒我,我有一个哥哥。是吗?如果我有一个哥哥,那么他在那里?
        我有一个爸爸。只是曾经有。我没有妈妈。后来,爸爸走了。于是,我就成了一个孤儿。在我四岁那年我进了孤儿院。我问孤儿院里的阿姨,我的爸爸去那里了。她们总是微笑着用纤细的手指抚摩我稚嫩的脸蛋。但不久,她们会泪水盈眶,然后声音含糊地对我说:“忆兄,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他什么时候回来”,我睁大着眼睛问阿姨。“我们也不知道。也许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回来。”阿姨的面孔是那样的和蔼。她对我说:“忆兄,你要听话。你要快快长大。我相信,当爸爸回来的时候你一定已经是一个大男孩了。爸爸看到你长大了一定很高兴。”于是,我笑了。爸爸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接我。而我,一定要快快长大。因为阿姨说,爸爸看到我长大了,一定很高兴很高兴。
        后来的日子,我,很听话。我从不和小朋友打闹。我很安静,很乖戾。我经常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小朋友们玩耍。而我,只是偶尔看见他们欢畅,我也会微微一笑。随后,又立即恢复平静的面容。小朋友对我说:“忆兄,和我们一起玩儿吧。你别怕,我们会保护你。”我只是摇头。他们总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关切地问我:“忆兄,你怎么啦?”我还是摇摇头,告诉他们“我没事儿”,然后,他们不再理我,又接着玩耍起来。
        我总是吃很多很多的饭。因为阿姨对我说:“忆兄,多吃饭才长得快。”我看着阿姨永远和蔼的脸。我知道阿姨是不会骗我们的。我乖乖地拿起自己的小饭碗,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我相信我一定会很快长大,爸爸一定会很快回来。而爸爸看见长大的我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
        我经常一个人沉思。我还小,但我真的习惯上了沉思。爸爸走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我一直清晰地记得,“忆兄,你想有个哥哥吗?”我用天真的眼神望着爸爸瘦削但充满灿烂阳光的微笑的脸。半晌,我点点头。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一个哥哥对我到底有什么好处,我只知道爸爸说出的话一定是正确的。爸爸给予我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他要给我一个哥哥吗?我简单地想。爸爸看到我点头,他开心地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用手抚摩我的脑袋。我不知道爸爸问我的这句话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却记忆了很久很久。
          
        我有一个梦。从小到大,我经常做。梦中的我一个人行走在河岸边。我沿着河水流淌的方向永不停息地走下去。我知道我在寻找。我的内心很平静,因为我需要专心致致。我不能分心,这样才能尽快找到我要找的东西。我每走一步都会环顾一下四周,用极具洞察力的眼睛逐一地扫描每一寸空间。我不会有任何疑问,因为我知道我的使命。这一条河流的延伸就是我的起点,中途和终点。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走下去,直到找到我要找的东西。如果找不到,到达终点以后我再往回走。我相信我会找到,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因为,这是命运的安排。
        我的内心很澎湃。这是因为太过激动。因为我在寻找一个人。这是我的使命,我必须要找到他。我也必将找到他,因为这是命运。这个人是我最在乎的一个人。我盼了很久很久,心中唯一的愿望就是尽快找到他,然后带他回家。
        我很累,但我得坚持。我不能停下,因为他一定在等着我。我看到了一个小男孩。他很可爱,长着一双明眸的大眼睛。他一个人站在河里四处张望。他哭了,很伤心。我奔跑过去,把他从河里抱起来带到岸边。他笑了,天真的笑容,却隐藏着无尽的伤痛。他静静地看着我。这张脸如此熟悉。我会心地笑了,抚摩他稚嫩的脸蛋。我知道我完成了使命,我找到了他。我一直寻找的人,我一直最在乎的一个人……
        我叫忆弟。所有人都觉得我的名字怪异。每次听到有人谈论起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只是微微一笑。不做声。他们问我,我的名字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我什么也不说,还是笑。一个灿烂的微笑。
        我的名字确实有含义,而且是深重的含义。但这应该是一个秘密,我不想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一个人。所以,我一直把秘密藏于心中很久很久。
        我有一个妈妈,但没有爸爸。后来,我连妈妈也没有了。因为她死了,得了绝症。后来我成了一个孤儿。那年我七岁。
        妈妈离去的很唱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在做梦,梦见我的妈妈。她对我说的那些话。青少年白癜风复发的原因有哪些北京治疗白癜风的方法有几种告诉我:“忆弟,你是个大孩子,你要记得妈妈告诉你的这些话。你要快快长大,然后到那个地方去把他找回来。你一定要做到,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因为这是你的使命,同时也是你的命运……
        我总在梦中一遍遍重复着妈妈的那些话。我把它牢记在心里。一天天盼望着长大。长大了去完成使命。
          
        爸爸走后已经很久很久了,但他没有再回来。我童年时候唯一的愿望就是盼望着爸爸能早点儿回来。我还记得他对我说的那句话,“忆兄,你想有个哥哥吗?”我四岁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爸爸为什么要问我这句话。这句话是否有什么含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淡忘了这句话。
        我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很听话。阿姨总对我说:“忆兄,你要快快长大。所以,你要多吃饭。”我用天真的眼神看着她们,然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恩。我要多吃饭。我要快快长大,然后爸爸会回来接我。对吧,阿姨?”阿姨笑了,她的模样是那样的和蔼。只是我没有再看到她的眼泪。
        我的童年在孤儿院里度过。时间过得飞快,我几乎没有什么记忆。我唯一记得的就是阿姨对我的微笑。小伙伴对我的关心。我吃很多很多的东西,盼望着自己快快长大。阿姨抚摩着我的身体,对我说:“忆兄,你长高了,马上就是一个大孩子了。但你还得多吃饭,你看,你太瘦了。”
        一天, 阿姨对我说:“忆兄,你是一个大孩子了。”我疑惑地望着她。“是吗?我已经长大吗?” 我问阿姨。我的声音还是那样乖戾。“你今天满十二岁了。”我满十二岁了。说明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了。这是不平凡的一天。
        在学校里,我已经上小学六年级了,而且我的成绩是第一名。但爸爸会来吗?我产生了这个疑问。阿姨看着我依然平静的面容,笑着对我说:“忆兄,在想什么呢?”我没有作答,我摇摇头。“爸爸让我转告你几句话。”我的眼睛第一次用迫切期待的眼神望着别人。“爸爸让我告诉你,你要尽快长大。然后去找一个人。他会是这个世上你最在乎的一个人。他需要你,你要去帮助他。这是你的使命。”
        我记住了这句话。在我满十二岁的这一天。以后的日子我开始更加发奋读书。因为我认为,好孩子要听话,要好好读书。我要成才,做一个很有用的人。我要去帮助一个人,一个我最在乎的人。尽管我不知道除了爸爸以外有谁会是我最在乎的人。但我听从爸爸的话。这是我的使命,爸爸给我的使命。
          
        妈妈离开以后我被一对夫妇收养。他们很年轻,但没有自己的孩子。后来我知道他们不能生育。他们让我叫他们爸爸和妈妈。但我没有。我很小就没有爸爸,所以我不习惯叫任何人爸爸中科医院网站谈改善病情的方法。我叫他叔叔。我只有一个妈妈,除此之外我不会叫任何人妈妈。所以,我只叫她阿姨。
        一开始,他们认为我是不习惯。他们整天安慰我,对着我微笑,买很多的零食给我。可我一点儿都不吃。我从不吃零食,从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很少买过什么零食给我。窝棚也没有要求过让她给买。对于叔叔和阿姨的用心我并不理会。我总是沉默。我不爱说话。自从妈妈走了以后我就开始不喜欢说话。我只是默默记着妈妈对我说的那句话。
        我总在不停地提醒自己,“忆弟,你是一个大孩子了。”我总在脑子里重复着妈妈的遗言:“忆弟,你是个大孩子,你要记得妈妈告诉你的这些话。你要快快长大,然后到那个地方把他找回来。你一定要做到,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因为这是你的使命,同时也是你的命运。记住,要照顾他一辈子……
        我在这对夫妇家里生活了四年。我从来没有叫过他们一声爸爸和妈妈,尽管他们是那样迫切地希望。我只习惯叫他们叔叔和阿姨。他们不再像一开始那样买很多的零食给我。他们不再买了,因为我根本就不吃。后来我还知道了一个原因,因为我不肯人他们做我的爸爸和妈妈,他们不喜欢我。我不知道当初他们为什么要收养我,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除了妈妈我不会讨好别人。
        阿姨开始用眼睛瞪我。她骂我没有良心,说白养了我。叔叔只是在一旁听着她对我的训叨,没有说话。我知道我在受着别人的恩惠。因为我只是一个不能独立生活的孩子。我只能忍受。我开始做家务,一有时间就打扫卫生,洗衣服,做许多我能做到的事情。后来,这些事情都成了我分内的事情。
        一天, 阿姨当着叔叔的面骂我,说我是野种。我不是野种。我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她。她打了重重的一巴掌在我瘦削的脸上。我不觉得痛,所以我没有哭。叔叔走过来安慰我,但被她制止了。她疾步走到房间里。一会儿,拿出一个信封扔到我的脸上。她说:“我看你可怜,所以好心收养了你。原本打算等到你长大以后把这个遗书给你,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然后去实现你死去妈妈的愿望。想不到你这个野种一点儿良心也没有,养了你这么多年连声妈妈都没有叫过我。你给我滚出去。我们不是你的爸爸妈妈,这里不是你的家。”她打开门,说道:“出去。”我拾起信封。这是妈妈最后留给我的东西。我现在必须走。我清楚地知道我不可能再呆下去了,这本来就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又在哪里。我跑了出去。我没有哭,因为我不委屈。我是一个身体瘦弱的人,但我足够坚强。
        我不知不觉跑到学校门口。我停住了脚步。我朝学校里面看了看。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去上学了。我又开始奔跑起来。我想去了妈妈对我说的话。我要找到他。现在,我就开始去做。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满十五岁了。我已经决定,从今天起就去实现妈妈最后的愿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