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1

有爱不觉天涯远,院落深处是天堂 lcw4szqt

会生3个 于2019-9-16 09:55:3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 外屋有几尊泥菩萨
    外屋有几尊泥菩萨2019年10月15日2019/10/15 19:26:47 http://mob1111111111.248yy.cn
  • 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 ——珍尘 弟弟跟我是双胞胎,打
  • 我的幸福一天
    现在的我很幸福。。。       我有着让我幸福的朋友、让

精品专区

    收藏

    15年11月6号北京初雪,前天立冬,今天我很想他。   

      我在昌平漂泊,他在沈丘等我。   

      我人生的前二十年都在逃离,逃离街头巷尾大妈们不知疲倦的家长里短,逃离一开口就夹杂着葱蒜浓浓河南味的方言,逃离一日三餐永远不变的白粥和馒头,逃离家乡一览无余的平原地形,甚至逃离他。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不该待在一个破落的小县城,总想飞,想去远方,想看看外面的山山水水,十八岁上了大学,真正离开了才发现原来家才是世界,而他是世界的中心。   

      而现在,家对我来说反而成了可望不可及的远方,时间,精力甚至路费无不在牵绊归心似箭的心,回去看他的念想一再被搁置,我和他的联系似乎也只是一周一次例行的电话而已,然而越深沉的爱越藏在心里,越浓烈越不露痕迹。   

      他至今的生活,简单而辛苦,至少在我看来,命运很少眷顾他,他的前半生就是一个大写的“苦”字。   

      他用一生教会我人是怎么写的,他是我永远不可取代的英雄。   

      80年爷爷因病去世撇下15岁的父亲,12岁的二叔,10岁的小叔,还有满是破洞的债务,小脚的奶奶怕他们兄弟三人受委屈,咬咬牙硬是没有改嫁。长兄如父,还是孩子的父亲注定要担起命运强加给他而又无法推卸的重担,还踏进高中校门就告别学生时代的父亲其实并没有多聪明,可是他的努力刻苦,让二十多年后同样教我的村里老教师记忆犹新。繁重的农活没有减轻父亲对书的热爱,稍微有点时间他就如饥似渴的读着他所能接触到的任何书。奶奶说,那时候每当看到父亲目送两个叔叔上学的背影,都会躲在屋里压抑着小声哭好久,她怕父亲听到,可是她更心疼他,一奶三胞,她却不能平等对待。   

      80年代打工潮在我们那里还没兴起,家里的全部开销全仗着刚分的几亩地,没办法,他只能白癜风康复标准没日没夜拼命在土里讨生活,一点点填补着债台高筑的光景。叔叔们成绩不行,先后退了学,而那时奶奶因为流泪太多,已经失明,每天坐在门口自顾自地重复诉说着往事,苍老而心酸。为了不让叔叔们打光棍,父亲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拎只鸡在门外踱了半天快把鸡踱瘦了才鼓足勇气走进媒人家,还没开口脸就臊得通红。   

      等办完小叔的婚事,父亲已经26岁了,这个年龄就是放在现在的农村也同样很尴尬或者说很危险。父亲经人介绍和小6岁的母亲相识,母亲高中毕业,在村里教书,花一样的年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方圆几里少年们骚动的心。显然母亲有更好的选择,可她还是跟了父亲,再后来就有了我哥和我。我曾经问过母亲,当年那么多提亲的,怎么就单单看中了毫无竞争优势的父亲,母亲笑了笑说,我俩第一次见面时,你爸就说他没爹,只有一个瞎眼的娘,家里欠了不少钱,两个兄弟虽然都成家了,但他是老大有事没事都得多照应点……母亲说,那时候我就在心里盘算着这男人嘴笨,不过是个老实人,你想想那个年代当哥的能做到这份上人该有多好,所以我就想啊,要不就他吧……   

      98年二叔和婶婶把小哥留给父亲,带着妹妹执意去了新疆,准备在那河南白癜风治疗哪里最好边立住脚再回来接小哥。01年婶婶怀着弟弟先回来了,脸上掩饰不住的骄傲,说那里什么都好,人少钱好挣……婶婶原本打算等弟弟满百天就带着小哥和妹妹回新疆,可是一个电话打破了本已平静的生活,新疆那边打来电话说二叔夜里突发急病,等天亮发现时已经死去多时。尽管家里人都小心翼翼地守着秘密,可婶婶还是知道了,她发疯似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嚎啕大哭,那年我七岁,母亲怕吓着我,送我去邻居家睡,其实我没怎么害怕,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温婉可人的婶婶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前几年,我帮婶婶收拾屋子时,发现二叔在婶婶回家待产时寄来的信,整整十二封,已经神志不清的婶婶竟然把它们保存的如此完好,这着实让我有些惊讶,我没敢打开看,怕无意中冒犯了父辈的爱情,整理了一下又悄悄放回了原处。   

      同时知道消息的还有奶奶,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年近60的奶奶承受不住打[url=http://www.s中科白癜风医院康复经历分享howpf.com]海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url]击一急之下病倒在床,一连几天不吃不喝,谁的话也不听,只是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二叔的小名。父亲和小叔去了新疆,把二叔的骨灰和遗物带了回来,下葬那天天气特别好,父亲填土时说,老二,你生前哥没亏待过你,你死了哥也不会对不起你,你安心走吧,我会把娃们都拉扯大的……记性太好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直到今天我还记得父亲的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入泥土里,慢慢拢成二叔的坟……   

      婶婶的精神出了问题,父亲把小哥,妹妹和弟弟领回家交给母亲说,老二家垮了,可人不能散,一个都不能给人家,咱是老大不能不管,家里多了几张嘴吃饭,我得出去寻活路了,以后家里就交给你了……9口人,一个疯子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一个病人,五个孩子,最大的10岁,最小的不到三个月,我一直无法想象父亲和母亲究竟是凭着怎样顽强的毅力才撑过那段暗无天日的生活的,我只记得很苦,很苦,是你们想不到的苦……父亲南下打工,母亲为了照顾我们,也不可能再教学了,她怕婶婶出意外,更怕婶婶犯病伤着我们,就请邻居奶奶陪我们住在后院,自己睡在前院看着她。很多年后母亲提起那段日子依然心有余悸,她说,那时候你们都喂不饱,哪有钱看病,我只能把她锁在屋里,所有可能划着她的东西都藏起来,我也害怕啊,她每天半夜都又哭又笑,瘆人着呢……   

      但更苦的还是父亲,半个的他,跟随邻居大伯到了山西阳泉的一个工地,父亲身上有着中国农民最淳朴也最本质的精神,流血流汗,任劳任怨,他干活从来不知道惜力,他说什么人做什么事,没文化就得掏苦力,拿人家多少就得为人家干多少。终于,工地上的一个领导注意到了格外卖力的父亲,老板拿了一张图纸让他看,可是他看不懂,老板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走了。后来父亲说起这件事时,眼睛里一直有东西在闪,没能受到足够教育的遗憾成了隐忍坚强父亲心中不能触碰的痛,也许正因为如此,不管生活有多艰难,他对我们的教育从来都没放松过。   

      我的成绩一直不好,甚至有一段时间特别叛逆,不近人情地排斥着身边的一切,如今想来好像不折腾点动静就对不起青春期这三个字一样。每次把母亲气哭后,她都会打给父亲劈头盖脸的抱怨一通,说我这样都是他惯的,简直给把梯子就能上天,而他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嘱咐我听话,回家编辑评语北京初雪时写给父亲的文字,作为个体,他渺如尘埃,微不足道,作为父亲,他顶天立地,笑傲人生,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一曲善良之歌(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