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0

茅屋孤灯

四衢八街1 于2019-9-16 09:50:3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 外屋有几尊泥菩萨
    外屋有几尊泥菩萨2019年10月15日2019/10/15 19:26:47 http://mob1111111111.248yy.cn
  • 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 ——珍尘 弟弟跟我是双胞胎,打
  • 我的幸福一天
    现在的我很幸福。。。       我有着让我幸福的朋友、让

精品专区

    收藏

       茅屋孤灯
          
       
          
        那橘黄的灯,如豆般大,在漫长的、暗的夜里,静然。
        灯也是不多燃的,在这宁静的乡村。
        乡村之夜的宁静都是在灿的星光或朗的月色里,融着幽幽的香,浮动在晚风里。残梦里,能听着露水“扑嗒、扑嗒”地下,还有一声狗咬引起的群狗的吠。谁家的屋中,“叮叮咚咚”地水声,息了,就是几声嘤嗡的耳语,就是雷鼓的鼾声了。
        人们怕燃灯,心疼油。大傍晚的,村子周围就炊烟袅娜,荡漾着,徘徊地依依似杨柳青。吃罢晚饭了,鸡才上了埘。人,已经上了床了,做着“为孝”的头等大事。所以,村子人多,一茬接着一茬的。孩娃子就像春天的韭菜,割了一层,又长了一层,旺。
          
        游荡的是几个光棍儿。
        在清寂的漫长的夜里,睁醒无眠的,伴着他们的是叽喳的鼠叫。一只偷嘴的老鼠,在梁头上没有抓紧,“啪”地掉了下来,正落在光棍儿明暗的烟火前,又“叽叽喳喳”惊恐地跑了。隔着盖窝头子,光棍儿的那话儿感觉了一下软,莫名的一阵酥,全身也是个激灵的。恍惚的,更是没有睡的梦了,就又是那个难言的苦。
        在黑的夜里游荡,听着自己“啪啪”的脚步声,竟就小心起来。狗还是咬了,“汪汪”地叫,一村子的狗就是瞎了眼地跟着混叫。光棍儿骂了句娘,嘴里还嘟囔着:“娘的,不去搂着媳妇儿困,叫个俅哩!”骂了,心里还是恨,竟全不知是恨狗,还是恨自己了。眼前有点光的,荧荧的,微弱的似夏夜的萤火虫儿点儿的光,就似抓着了丝儿的草,欣喜着,就去了。
          
        点灯的,也没有几户的。
        这是座老宅 ,土坯的墙斑驳的,簌簌地掉了土。墙面已然看不清有什么痕迹,很多的草冒露着,患上白癜风什么时候查病最好如一身的毛,墙基处就堆着一围的落土。在夜里,是不明的,但是心里知道。
        屋,是一个奶奶的屋。她曾经的风韵都随着日光的流转渐逝了,身边还是绕着一帮子的同龄的光棍汉儿,叙着往日和当下的辛酸。年轻人也来,也是那几个光身的汉子,抽烟,闲叙,听着不可思议的古。奶奶有个孙子,小,父母却没了。
        “这娃该先订个!”
        一个汉子说,说了就又去抽烟,“噗”地就喷出一口的浓烟儿,自己就湮没在自己的辛辣里。
        “是啊!奶奶,赶早不赶晚呀!”
        谁附和,就笑,笑里却是些失落的,干枯的没有半点儿的甜,这笑竟是嘲着自己了。
        几个人都是附着,急切的像似给自己订个一样,似就把全部的希望儿都寄托给这个小生一般。
        “订了,订了!”
        奶奶满脸的笑,这笑是湿的就有着甜腻的味儿,却让着一帮的人尴尴的,无语了。还是谁说:
        “订了好呀!订了就好!”
        听那口音儿,竟全不是在说那小娃儿。有个干脆就拉了那惊诧的莫名其妙的娃儿,搂在怀里,胡渣子就扎了孩子的脸。小娃子却“嗷嗷”地叫,喊着“奶,奶!”支拉着手,就去够奶奶。那人哪放,抱得却更紧,说:
        “小子,有了媳妇,看你还‘奶,奶’地叫不?”
        那奶奶却是一下地恍惚,愣怔着,满脸的笑就凝了。她思了,又是笑,骂那人的嘴碎,说:
      北京哪里能治好白癜风  “混说个啥?怕他没有长镰把儿高,我已……”
        竟又说不下去了,脸上还是笑,却是没有意思的。
        “哎!奶奶说这种话?你还得看着他长大呢!”
        劝慰,却更引了悲的酸来。
        有人就岔开了话题儿,说:
        “哎   人们就是笑,羡慕地笑,嫉妒地很。他们笑着,都怂恿着那个叫三子的赶快去吧,别给他们这帮人瞎混了。三子却更不能挪窝儿了,就坐着不动儿,说:“别混说,别混说!”心里却不知怎地想,但是不好意思的。有人就说:
        “你们露水鸳鸯的,你不去,小寡妇的床就让别人上了。”
        他还是倔强地强坐着,嘴里却是支吾着,不知怎么是好了。
        人们说笑了一阵,就默默地没有了声儿的,就干坐着,抽烟的抽烟,想心事的想心事。奶奶说话了,说:“三子,那寡妇对你咋样耶?明儿个,我给你们提说提说!”
        三子还是没有话,脸上却是通通的红。
        “还害羞呀!你臊个啥儿哩!”说着,又引得人一阵地笑。有人还说:
        “三子,你不愿意,让奶奶给俺说吧!俺……”
        “你想得美!”三子满脸的怒气,红头涨脸的,似喝了酒。
        人们就是笑,奶奶也是笑着说:男性白癜风怎么样预防护理“看来,三子是真的在意那妇人儿了!我给你们撮合撮合!”
        三子没有吭气儿,心里却是美的。
        “天不早了,困觉,家去困觉去!”有人就打着哈哈,眼睛已经朦胧了,灯都是在恍恍地跳。
          
        夜,已经深了,西沉的残月宁谧无声。
        三子看着人都去了,回头看了那房顶长了草的茅屋,灯也熄了。他喜着,满心子的乐和,竟是这夜也为着他了。他欢喜地,迎着清爽的夜的风,就迈着快的步子往着他温的窝去了。
        在残月的光里,他就一个愣怔,呆了。不是梦的,他还感着夜的凉,很是凉了。他已经没有心思去那屋子了,看着那个远去的人影,一切的梦,都没有了。
        他在自己依然宁静的屋里,点着孤孤的灯,恍恍的,全是漫的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