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1

遭遇完全搭讪

头头是道1 5 天前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精品专区

    收藏

       遭遇完全搭讪
          
       
          
        (女)
          
          
        我必须澄清。首先,我不是故意穿成这个样子的;其次,这也不是我买的衣服。若不是刚回国还没来得及买什么衣服,若不是闺中密友恰好送了我这件衣服,我是绝不会穿着如此紧绷又如此挑逗的衣服出门的。   临出门前,我拈起手中的两瓶香水反复斟酌了很久。最后终于决定,今天用Revillon的TURBULENCES。
        我对香水的要求比对衣着要苛刻许多,所以我宁肯不带一件衣服回国,却也还是带了两瓶香水。其实,平日里一直在用的是Torrente的L’OR,国内的翻译好象是叫做金叶的吧!L’OR算是比较新的香水了,01年的新品,02年我在ELLE杂志的附赠页闻到了她的味道中科公益爱心,是那种淡淡的清新花果香调,初时是甜甜的惹人爱怜的味道,像是可爱的小女生,让人忍不住想去一亲芳泽;时间凝淀后则变成一种神秘的暗香,又像是内敛的成熟女人,给人距离给人神秘也给人探索的欲望。当时我几乎跑遍了莫斯科的每一家香水店,只为了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一寻她的芳踪。自此,便独醉心于此道。
        而说到TURBULENCES,则完全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是一个固执的人,只用一个牌子的洗发液,一个牌子的洗面奶,一个牌子一个款式的牙刷,甚至是一个牌子的卫生纸。与其说是固执,倒不如说是不懂变通。陪女友买香水时闻到了TURBULENCES的味道,像是海的味道,又像是青草味。总之,那种属于大自然的清新的感觉透过嗅觉神经紧紧扼住了我的脑细胞,让我情不自禁的出了轨。81年出厂的香水,却一直并不十分出名。这倒也好,像是Chanel №5,满大街的女人都在用,从名门到,反倒让我的嗅觉失灵。于是,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TURBULENCES,在L’OR的香甜麻痹掉我的神经的时候,偶尔带着我萎靡的脑细胞出门度个假。
        可自从回到国内,我却甚少再用L’OR了。尽管对她的喜爱并无丝毫的减弱,尽管女友们都说那种小女人的味道很适合我。但,当我第N次从商店的橱窗看到她的时候,便再也提不起用她的兴致了。   幸好没有看到有卖TURBULENCES的,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了。我最大的缺点和最大的优点,就是,讨厌与别人雷同。
          
        缓步走入KFC,感觉所有的目光都像箭一样冲我飞来。该死的!早知道,我宁肯不出门,也不穿这件把我裹的如同腊肉香肠一般的深蓝色连衣裙了。更该死的是,连衣裙的背面是半裸露的交叉带,害我只好将平日捆绑的发辫披散开来,这样,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了吧。
        我买了冰淇淋,在最后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会选择临窗的位置,这也是我固执的坏习惯。周围的目光仍旧聚了过来,让人局促不安到了极点。幸好TURBULENCES的那种香料混合着麝香的温暖又狂放的味道让我紧绷的神经稍稍缓解。我只希望宝宝快点来,好让我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让人难北京去哪治疗白癜风堪的地方。
        宝宝发来了短信,打来了电话,说还有半个小时才到。Oh!My God!居然还要再忍受半个小时?这个闷热夏季的周一早上还真是有够糟糕的!
        前面桌的男子走过来与我搭讪。这厢还没消停,那厢又来闹腾。天哪!这都是什么世道啊!何时北方的男子也变得如此孟浪了?
        “我叫魏生,在这个城市开了一家化妆品店,这是我的名片。”他递过名片,仿佛一切都轻车熟路,我亦不好拒绝,勉强接了过来。
        “请问小姐怎么称呼?”他问的很正式,我却仍能听出他的北京口音。
        “我姓木。”我淡淡的答到,有着拒绝的味道。
        “冒昧问一下,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仍不停的发问。
        “我还在上学,还没工作。”
        “那么是在哪所学校呢?”他还真能打破沙锅问到底,够难缠的。
        我迟疑了一下,不想说却又实在没有骗人的北京有什么地方治疗好白癜风习惯。“我不在国内上学。”我含糊的回答。
        “是在法国吗?”
        我微微楞了一下。算了,既然人家都做出哥德巴赫猜想了,我也只好随着他的思路走下去了,打蛇顺竿上了。我微微的点了点头。
        ……
        “可以问你的电话吗?”天啊!这个男人还真是个老手。
        “这个……”我对于拒绝别人向来不是很拿手。但肯定不能给他电话号码了,我又不傻,没事找这麻烦做什么。
        “那么,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吗?方便的时候。”男人看出了我的为难,退一个台阶说。
        哎~~ 人家都这样执著了,我也只好先答应下了,至于打还是不打嘛~ 嘿嘿,反正也没人逼我打。
        “那我先走了,有空一定打电话给我。”他伸出手与我握手,我也只好伸出手,手腕上的香气不安分的钻了出来,弥漫在我和他之间。
        “TURBULENCES?”他露出讶异的神情。
        “嗯?你居然知道?”我的讶异更不低于他。
        “当然了,我是专门做这行的。不过这种香水国内卖的并不多啊!”
        “是啊。”我点点头。要是卖的多,我也早就不用了。
        “那我走了,别忘记给我电话。”他还真够锲而不舍的啊!不过,总算是走了。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炼狱时间宣告结束。
          
        过了半个小时,宝宝终于姗姗来迟,我如愿以偿的走出了这个该死的地方。我拿给她名片看,给她讲起所遭遇的完全搭讪。
        是啊!平时虽然也会被搭讪,但像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完全搭讪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了?还舍不得扔掉这张名片啊!”宝宝讪笑着逗我。
        “才不是呢!”我轻轻推了她一下。“不能乱扔废纸污染环境啊。”
          
        我把名片放入写字台的抽屉,并不扔掉,做为他嗅出TURBULENCES的奖赏。
        一切像是插曲。炎热夏季的周一早晨,我遭遇了一场完全搭讪。
        三个月后,我假期结束回到莫斯科。我依然用着那个牌子的洗发液,那个牌子的洗面奶,那个牌子那个款式的牙刷,甚至是那个牌子的卫生纸,依然是最适合我小女人味的L’OR香水。
        偶尔会当趣话一样想起那个识得TURBULENCES味道的男人。甚至有点自恋有点玩笑的害怕着,那个男人千万不要因此大卖TURBULENCES香水啊!不然,下次回国的时候,我就真的不知道再用什么牌子的香水好了……
          
          
          
          
        (男)
          
          
        我是一个北方的商人,做着不好不坏的化妆品营生,在全国各地奔波流走。人家说的没错,女人口袋里的钱果然很好赚,她们为了保住青春、留住美丽、吸引男人们的眼球,绝对不惜下大血本。
        我在M城开了第六家连锁店。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城市,人们的步调总是慢的,甚至是悠闲的。没有严重的两极分化,似乎每一个人都有不少钱,却又没有超级的富豪。于是,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慵懒而满足的神情。就是这样一个城市,对于我的生意来说,便是再好不过了。
        命运之中有些事情是自有注定的。或许只有在这样一个奇特的城市,才能养育出如此这般出众的女孩。     
        我如同往常一样在住所附近的一家KFC解决早餐问题,直到一个着深蓝色连衣裙的女孩推门而入。或许是我的错觉吧!我感觉一向喧闹的KFC仿佛沉静了那么片刻,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被牵引了。   那,确实是一个过分漂亮的女孩。
        她并没有时下所流行的骨感美,她丰润而纤合。饱满的胸部,挺立的翘臀,以及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而那深蓝色的棉布连衣裙则恰倒好处地把那些美好都表露无遗。她带着深蓝色的墨镜,径直走向柜台。长及腰际的秀发之下,是隐约可见的姣好的背部,散发着珍珠一般的光泽。如此的女子,是每一个男人梦中所幻想的那一半吧!如此的妖娆依人。
        她只要了一个冰淇淋,然后走到我前面的位子坐下,那是最后一个临窗的位置。她终于摘下墨镜,呈露出一张连天使都会妒忌的容颜,哪怕未施一丝的粉黛。尤其是她的眼睛,不止是漂亮,而且纯净得不搀杂一丝的杂质,仿佛是翼着白色翅膀的安琪儿那般。
        这样一个女子,何谓天使的容颜,魔鬼的身姿,我算是领略到了。
          
        她心不在焉地出吃着冰淇淋,时而发下短信,时而望向窗外,时而又接下电话。她的声音甜甜的如同她手上的冰淇淋,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的动听,让我成功的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以至于在世间遇见了这般完美的女子。她伸出小巧的粉舌舔去嘴唇上白色冰淇淋的动作,让我的下腹猛的一紧。呵呵!我傻笑着。这不是梦,这是一个烦闷夏季的美好的周一早晨。
        我想认识她,想听她说话,想看到她的笑容,想把她拥在怀中,想…… 我甚至没有想完,我的双脚已经自发自觉的向她走了过去。
        “小姐,你好。”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仿佛十足的浪荡子。
        她偏过头,有些惊讶地微微瞪大眼睛,却仍礼貌地微笑着点头回应我。
        “我叫魏生,在这个城市开了一家化妆品店,这是我的名片。”原来,搭讪这种事情是不需要特别去学习的。一个正常的男人,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在一个合适的场地,遇上了一个合适的女子,自然而然也就会了。
        她纤细的手轻轻接过我的名片,一切的礼仪都是那样的落落大方、无懈可击。礼貌、矜持、高雅,却又不拒人千里。
        “请问小姐怎么称呼?”我亦保持着绅士一般的礼仪,仿佛我们见面的地方不是KFC,而是觥筹交错的酒会。
        “我姓木。”她说。只肯透漏姓而不肯实言名,委婉的拒绝我又怎会感觉不到。
        “那么该称呼木小姐咯?”
        她并不答话,只是低头浅浅的笑着,仿佛远处传来的隐约模糊的风铃声。
        “冒昧问一下,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仍想听她的声音,于是不停的变化话题。
        “我还在上学,还没工作。”
        “那么是在哪所学校呢?”
        她迟疑了一下,低低的说,“我不在国内上学。”
        “是在法国吗?”我几乎要问出肯定句来,男人的第六感如是这般的告诉我。
        她稍稍惊讶了一下,旋即又低低的笑开了。“你猜的倒是没错。”
        “你是住在这个城市吗?”我依旧锲而不舍,我想知道她更多一些。
        “嗯。”她点点头,不愿多说一句话。
        “可以问你的电话吗?”
        “这个……”她很为难的蹙起了眉头。
        “不方便吗?”我有些遗憾。“那么,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吗?方便的时候。”
        “嗯,好吧。”她依旧有些迟疑。“等我有空吧!”她笑笑,扬扬我手中的名片。
        搭讪告一段落,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我看到司机已经照惯例把车泊在了门口等我,于是我伸出手。“那我先走了,有空一定打电话给我。”她亦礼貌的伸出了手,我靠近她,闻到了一种特别的香水味道。那种有着大自然感觉的清丽有些偏中性的味道,我绝对不会认错,尽管并不是很多见,但却是让人一闻难忘的香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