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3

五月情歌 xizzek12

四衢八街1 5 天前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精品专区

    收藏

    范斌背着书包从李晓燕家门口过时,李晓燕正叉着腿坐在门前的槐树下剥花生。李晓燕低着头,长发垂在胸前,像汹涌的瀑布。范斌的眼睛在她的脖子上闪电一样划过,心里面像是夏日里触了冰雪一样,狠狠麻了一下。   

      树上的知了一浪一浪的叫着。范斌放慢了脚步。他故意咳嗽了一声。李晓燕抬起头,下意识地拢起了双腿。见是范斌,她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剥花生呢?”   

      “嗯。”   

      “昨晚上的雷好大啊。”   

      “是啊,吓死人了!”李晓燕皱着眉头道,“害得我一晚上都没睡着。”   

      “昨晚范庄有个女孩被雷给劈死了……”   

      “啊?”李晓燕一脸的惊恐,“被雷给劈死了?”   

      “是的,被雷给劈死了。尸体就躺在她家院子里,好多人去看呢……”范斌的心扑腾扑腾开始跳。   

      “真的啊!”李晓燕站起身来,手里端着一碗剥好的花生米。这是李老爹中午的下酒菜。她的脸上升起一朵憧憬。“要是能去看看就好了。”   

      “好啊,我们一起去!”范斌兴奋不已道。   

      “可我爹肯定不让我去。”李晓燕转眼又一脸愁容。   

      范斌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这有何难?你中午多烧几个菜,你爹一向爱喝酒,肯定会醉,你趁他睡午觉溜出去,保准没事!”   

      李晓燕点点头,“也对哦!”不过,立马又瞪了范斌一眼,“你可真坏!”   

      范斌嘻嘻地呆笑几声,“下午我过来喊你,咱俩一道啊。”   

      李晓燕“嗯”了一声,便扭头进了屋子。   

      范斌目送着她的背影,突然发现,她的屁股好圆。范斌挠了挠后脑勺,心里面又呆笑了几声。   

         

      为了跟李晓燕一起去看被雷劈死的女孩,范斌决定下午逃课。   

      事情很顺利。李老爹中午果然又喝醉了,倒床便鼾声溅起。李晓燕把锅碗洗好,便悄悄地溜出了门。这时,范斌已经站在门前的槐树下等她了。   

      “要不咱再叫上周亚娟吧?”李晓燕建议道。   

      “叫她干嘛?”范斌撇着嘴道。   

      “干嘛不能叫她?”李晓燕问。   

      “她,她上午跟她婶一起去看过了——这事就是她回来跟我说的。”范斌嘟囔着解释道。   

      “这样啊。那好吧。”李晓燕似乎有些失望。   

      范斌心里有点不是个滋味。   

      两人一前一后,冒着烈日,走出了被槐树和知了霸占的村子。   

         

      午后的田野,热浪滚滚。李晓燕的脸晒得红扑扑的,她不得不用湿毛巾裹着头。尽管如此,身上的白衬衣还是汗湿了一大片,紧紧地贴在身上。范斌走在她身后,眼睛不时地瞟着前面这个17岁少女的后背,粉红色的胸衣扣带在湿透的衬衫底下若隐若现,让范斌的心像是浮在浪尖上,忽上忽下,甚是“焦躁”。   

      一望无际的水稻正大口大口地吐着穗子,翠油油的稻棵把五月的江南大地渲染得如一首汪洋恣肆的抒情诗。几只白鹭正在稻田上空云彩一样的飘着,乍看,竟像粘在深蓝的天空中的剪纸画。远近的水稻丛里不时传来一种叫“咯噔子”的水鸟的叫声,“咯噔,咯噔”,像是深夜暧昧的敲门声。   

      沿着一条丈宽的大水沟,两人径直往范庄的方向走。   

      李晓燕不停地抹着汗,步子渐渐慢了下来。“不行,太热了,我得歇会儿。”   

      刚好不远处有座土地庙,旁边蹲着一棵合抱粗的老柳树。柳条纷披,迎风摇曳,歪扭的躯干下泼洒着一片凉荫。李晓燕迫不及待地跑过去,范斌刚要抬脚跟上去,李晓燕却忽然扭头喝斥道:“你等会儿过来,我要先过去解个手。”   

      范斌像是被点了穴,两只脚一下子定住了。   

      他眼睁睁地瞅着李晓燕疾步跑到土地庙后山西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电话面,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我要是个透明人就好了。他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的很想跟过去。他这样想着,土地庙后面突然传来李晓燕一声尖叫,“妈呀,蛇!”   

      范斌刚要奔过去,就见李晓燕提着裤子从土地庙后面蹦了出来。一定是因为太紧张了,她的裤子竟只提了一半。白花花的屁股在太阳光下一闪,晃得范斌差点没晕过去。白癜风初期症状图片没等范斌回过神,李晓燕已经跑到他面前了。李晓燕花容失色,“蛇,好大的蛇!”   

      范斌瞪着一双大眼,直勾勾地盯着李晓燕的下面。李晓燕这才意识到裤子没提好,连忙拿手捂着下面,脸上腾地红了一大片。   

      “快把眼闭上,你这个流氓!”李晓燕骂道。   

      范斌慌忙闭上眼。   

      李晓燕提上裤子后,双手捂着脸,几乎带着哭腔道,“真羞死人了!”   

      范斌赶紧睁开眼安慰,“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李晓燕白了他一眼,“哼!就算看见了,又怎么样!”说罢,扭头继续往前走,口中忍不住又骂了声“流氓”。   

      范斌满心委屈,又满心欢喜。   

      “还去土地庙吗?”范斌故意提了一句。   

      “不去了!”刘晓燕没好气地吼道。   

      范斌看着李晓燕那袅袅娜娜的身影,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甜蜜。   

         

      沟里的水,潺潺的响着。沟畔的水草十分肥嫩,有的还开着一种米黄色的小花,五个瓣,像星星。沟里的水清澈见底,时不时冒出几尾小鱼凭空翔游着,水面上飞蹿着蓝天和白云,惹得一只蓝色的大蝴蝶迷失了眼,竟不停地吻着明镜似的虚浙江白癜风医院地址幻。李晓燕也注意到了这只蓝色的蝴蝶。她停下脚步,举起手指冲范斌“嘘”了一声。她采了一朵野胡萝卜花,攒聚的一簇白色小花由一根主茎托举着,像是举着一支燃着白光的蜡烛。“蝴蝶蝴蝶,快过来!”李晓燕冲那蓝色的蝴蝶柔声呼唤着,两只眼出神地盯着在沟畔花丛里翩翩飞舞的小生灵。   

      范斌则在一旁失神地“偷窥”着李晓燕:她的澄亮的双眸,她的乌黑的长发,她的浑圆的胳膊,她的婀娜的蛮腰,她的亭亭的长腿……他默默地欣赏着她的一切,一切的美,就像这五月的天空和大地,灌满了治好白癜风芬芳,灌满了琼浆……   

      蓝色的大蝴蝶真的栖在了李晓燕手中的野胡萝卜花上。   

      “看,快看啊!”李晓燕冲范斌轻声地喊道,一脸的骄傲,一脸的烂漫。   

      “好美的一幅画!”范斌脱口而出。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这是做诗人的最好的年龄。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一座被野草盘踞的石桥上。石桥连通了沟的此岸和彼岸。这一边,风吹稻浪。那一边,竹海茫茫。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绿。苍苍翠翠,浩瀚无边,像一个亘古的神话。   

      蓝色的蝴蝶没有跟随少男少女走进竹林。   
    怎么治疗白癜风
      天空一下子暗淡下来。氤氲的雾气缭绕在竹子与竹子之间。一条羊肠小径顺着山势蜿蜒而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