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0 3

我是美女_0

快乐的 5 天前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精品专区

    收藏


       
       
        我是美女
          
       
        很早的时候,我就认定我早晚会变成一个美女的。因为按照遗传学的角度出发,一表人才的父亲和貌美如花的母亲肯定会生出一个美女女儿来的。
          
        但是很不幸。我出生的时候因为先天不足是个早产儿,生下来才有四斤多重,据说当时我瘦得皮包骨,浑身褶皱,头发稀疏焦黄,活象个赖猫。尤其可笑的是,我还发出猫一样微弱的哭声。(我是不是前生就是个猫啊)年轻的女护士抱着轻得跟片树叶的我对产后几近虚脱的母亲说:“来,看一眼吧,你的宝贝千金。”母亲吃力地望了一眼她竭尽全力生下的女儿,在我之前,她也曾几度怀孕,怎奈不是流产就是早夭,我能活着,已经是个幸运儿了。母亲看了不由大吃一惊,天啊,这么个丑东西!她满心地失望,似乎并不愿意再多看我一眼了。我依然哼哼叽叽哭着,大概也为来到这个世上不为人关注而愤愤不平吧。长得丑也不是我的错,我也没出来吓人啊。
          
        外婆接过我倒是很高兴:“呵,小是小点,有苗不愁长啊。我这外孙女啊,长大一定和大明星一样漂亮哩。”或许是听了外婆的话给我增添了几分信心,本来一直哭闹不休的我居然在听了外婆的这几句宽慰话贴在她的怀里心安理得睡着了,睡梦中还毫不客气地流了一堆口水。感谢外婆曾经给我的信心,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只是事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好。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我还是一副面黄肌瘦、貌不出众的样子。要说我是三年自然灾害的产物没准还真有人相信,不过我真的是茁壮成长在改革开放年代啊。我甚至有些自卑,以至我看到英俊伟岸的父亲和美丽苗条的母亲总是隐隐地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想法,我是不是不是他们亲生的,而是从哪个地方捡来的?我怎么长得和他们一点也不象呢?带着这种怀疑和忧郁,很长时间曾经占据我的心灵,让我白癜风是由于什么引起的苦恼不已。
        童年的时候,我就喜欢听故事、爱读书,父亲还给我买了本安徒生童话,除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我最喜欢的就是《丑小鸭》了。我的心里涌动着一种渴望,我也要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我是那么心怀嫉妒地听人家夸别的小姑娘漂亮可爱,无可奈何地等着人家稍带说我一句:这小姑娘也挺可爱的。我永远只能是个不被人重视的配角,想到这,我不由自主咬了咬嘴唇,心底涌进一丝莫名的忧伤。
          
        母亲送给我一个漂亮的布娃娃,看着布娃娃黑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粉红的嘴巴,碎花布的“布拉吉”(俄语:裙子),我突然有些抑制不住的气愤,发疯似的使劲地将布娃娃掼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母亲不解地怔在那里,无可奈何捡起漂亮的布娃娃。
        于是母亲认为我是男孩子性格,再也不给我买那些女孩子的东西。冬天,我就穿着蓝色的厚厚的“棉猴”,夏天我就穿着蓝色的背心裤衩,记忆中父亲出差给我买的花裙子全都压在了箱底。我着实过了好几年“男孩子”的日子。不知为什么,我那时也极少和女孩子玩,而是经常和男孩子混在一起,下河捞小鱼,上树掏鸟蛋,这样的“活儿”我都干过。母亲虽然抱怨我越来越不象个女孩子样,但也拿我没有法子。直到上了初中的一天,有一天我和另外一个比较要好的男生在班里写作业。偌大的空荡荡地教室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在专心致志地写着自己的作业。那个男生不知何时凑到了我的身边,我没有理会,依旧认真地写。突然,他的脸凑过来,在我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我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他,似乎整个世界在此时此刻都凝固了。他则面红耳赤站在那里。几秒钟的停顿后,我手忙脚乱收拾好了书包,逃也似地出了教室。我的脚步越来越快,几乎是根治白癜风时间多久跑着回家的,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慌忙地向后望望,还好,那个男生并没有追上来。
          
        回到家,我关上了门,心还在“砰砰”地乱跳。我定了定神,茫然走到桌子跟前,拿起镜子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平时我是从来不会这么耐心地观察自己的。镜中的我脸儿羞得通红,好象那苹果到秋天。我摸了摸发烫的面庞,突然有一股羞涩。我发现镜中的自己似乎比过去变得好看一些了。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原来自己竟也有几分动人之处。乖乖,怎么自己过去就忽略了没发现呢。
          
        那天吃过晚饭,我破天荒地吱唔着对母亲说:“妈,我。。。。。。我想穿条裙子。”母亲听了,先是一怔,随后喜笑颜开地说:“好,好,早该这样了,你看你啊,一天天的跟个假小子似的。呵呵。”
          
        当我穿着母亲给我特意买的黑色白领短袖小衫,黑色花格百褶太阳裙,雪白的长统棉布袜,黑色拉带皮鞋忐忑不安站在梳妆镜前,我意外地发现镜中的女中学生是那么清秀可爱。母亲满意地说:“嗯,这才象个女孩子的样子。你看我给你选的这些衣服,多适合你啊,你象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女孩嘛就要象个女孩样儿。”
          
        那天我低着头面色绯红走进班级,似乎感觉班里所有的同学的目光都投向了我,我心慌意乱走到座位跟前坐下。前后左右的几个女同学七嘴八舌地问我:“哎呀,你今天真漂亮啊,我们都认不出来你了。”“你这裙子在哪买的?我也想让我妈给我买一条这样的。”“这鞋我家邻居家的女孩也有一双。”。。。。。。面对大家的品头论足,我的脸更加红了,不过心里还是挺美的。从那以后,我就回归到女孩子的队伍里,再也不和那些男孩子们混在一起了,远离了那些“哥们”。或许,我应该感谢那个曾经亲了我一口的男孩吧,他让我拾回了一个做女孩的自信。
          
        母亲是个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大多都懂得如何扮靓。母亲喜欢给我买衣服,她感慨地说:“其实女人啊,真正能美的年龄是有限的,过了那个年龄段,再想怎么美,也找不回那种年轻的感觉了。你啊,正是该美的时候,妈支持你美。”
          
        我知道,在周围人的眼里,我越来越象个美女了。
          
        那年的秋天,一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来了月经,应该说,我已经从少女向女人的方向进发了。
          
        后来我从同学那里得知,大家背地里都称我是“小美人”呢。
          
        到了高中,时常有男孩子的情书寄到我的手里。有直接送给我的,也有托人转交的,还有偷偷塞我书包里的。起初,我有些不知所措,还挺别扭的,后来也就习以为常、泰然处之了。有的时候,我也能从一些男孩的眼神中读出他们的倾慕之情。
          
        不过,我并没有对谁产生过那种朦胧的好感。也许,尽管我在身体发育上已经走在前面,但心智思想依旧保留着一份简单的纯真。感谢老天,我并不想自己太过于复杂。那样活着多累啊。
          
        后来,我听说很多男孩子已经对我改变了称谓,叫“冷美人”了。
          
        对于一个女人的评价在男人和女人眼中是截然不同的。和我接触过的女孩大都说我性格开朗活泼,身上少有那种女孩的小家子气,相反,幽默风趣、豁达大度,可能和我过去常和男孩子们一起玩耍,身上沾染了一些男孩子具备的优点吧。
          
        有一天,大约我二十岁了。我独自上街回来,累得往沙发一歪,对母亲抱怨道:“妈,过去我就盼着自己漂亮,可能是虚荣心作怪吧。但事实上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是美女呢?女人的天性啊。不过现在我很讨厌自己长得出众了,你看走在街上,有些男人的眼神,象是要把你扒光了似的摆在他面前儿童白癜风发病症状,真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烦死了。还有的时候,尤其公共场所人多的地方,他们总是不怀好意往你身边贴乎,唉。”
          
        “这有什么?有些事情习惯就好了。你啊,真是个孩子。”母亲不以为然笑笑,随后正色补充一句。“不过遇到那些有企图的坏人,可要提高警惕啊。”
          
        “我从没想到当美女也会不自在。比方说让人家惦记,你说那活着岂不累了点?我这人就喜欢自由自在的。”我说。
          
        “姑娘啊,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了。多少女人为了美,不惜忍受疼痛,割双眼皮、漂唇、隆胸什么的,你想人家那么遭罪为了啥?还不是想漂亮吗?”母亲依然笑着说。
          
        “我觉得女人很悲哀的,你说女人美是不是就为了男人啊?”我突发奇想,瞪大眼睛问。
          
        “嗯,也是也不全是。”母亲还是笑着说。
          
        “什么也是也不全是,什么意思啊?”我接着问。
          
        “过去不是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嘛。悦己者,当然指男人了。不过我觉得女人漂亮最主要的应该是为自己,嗯,有份自信,活出个好心情。”母亲若有所思。
        “呵妈,你的观点很新啊。”我听了,笑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可不是错。”母亲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
          
        “不过做美女也是有利有弊的。好处就不说了,就说一些不利因素吧。比方说,现代人对美女要求是苛刻的,光长得漂亮还不行,还要心地善良,要么就会一大堆话批评你。如果一个美女嫁了个有钱人,人们马上会想到她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金钱。如果你工作出色受提拔,那更是说什么的都有了,说你靠脸蛋还算客气的,更难听的就是你是靠美色勾引男人爬上去的。其实,容貌普通人的又能做得怎样呢?”母亲说着,脸色有些冷峻凝重。
          
        我心里闪现个念头,这些是不是身为美女的她的生活体验啊。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耸耸肩做了个鬼脸调皮地说。
          
        “你这鬼丫头啊。”母亲突然莞尔一笑,美女笑起来也很美啊。
          
        “我是美女我怕谁啊。”我笑着调侃着说。
          
        “别光顾在那里臭美了,我还要做饭呢。美女也得吃饭不是?”母亲说着已经快步冲进厨房了。
          
        我来到梳妆台前,温柔地望着镜中的自己,双手托腮想了一会,对着镜中的自己亲吻了一下,心里默想:美女,祝你有个好心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